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643.com

在线娱乐平台,官方直营,大额无忧。点击进入

第一章
五年前,当母亲带着她来到任家时,尚在念国中的她只是安安静静地跟着母亲来到这个陌生的大宅子里,而本性向来就沉静的她,在经过这样的一个环境转变後,更是沉默了,她常常会将自己给关在屋子里,除非必要,否则她不会主动与人交谈。

这样的她,总是教人遗忘她的存在。母亲自来到这大宅子里後,变得更为忙碌了,总是随着叔叔忙进忙出的,有时连续好几天见不到她的人影。

任家还有一个大她四岁的任风寺,但是她和这个该称为大哥的人,是完全没有交集的。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这个大哥正就读大学,不知是否课业繁重,他几乎不待 在家中;况且他早有女朋友在旁,空闲时间几乎都与女朋友在一起,哪有时间陪她这个不算正式的妹妹。

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大哥似乎有意与她保持距离,就算偌大的家中只有两人,他依旧不会与她一同在餐厅用餐。因此她心中深深明白,沉默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除了可以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不用看人脸色;毕竟在这个家中,她的身分着实不 够明确,说穿了她不过是母亲带在身边的拖油瓶,而母亲与叔叔之间也没有任何的 嫁娶关系。

她是个私生女,是母亲和某个相恋的男子所生,由於那个男人最後还是离开妈妈了,在没有任何结婚证明可用来登记在户口名簿的情况下,她不仅得从母姓,就 连父亲栏上也必须填着“父不详”三个字。所以她的存在对母亲而言既是苦又是乐,她们之间就算再亲近却还是有着些许距离,有时候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存 在对母亲而言是一种难言的伤害。

这个假日,当她起床出房门打算用早餐时,却惊见任风寺坐在餐桌前用餐,他的存在对她而言应该是不具意义的,只是她怎麽都不能忽略他的存在,或许是他天 生就有的一份高傲及气势,那使得她犹豫着是否该先躲回房间去,只是她还来不及转头,马上就有个不算陌生的声音喊住她。

“念慈。”

她叫方念慈,今年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再不久就要参加大学联考,对她而言,她唯一的梦想就是能够考上一所离家最远的大学,这麽一来,她就可以远离这 个家,这个总是教她想要逃避的家。

而她的这个想法,一直以来都只埋在她的心中,因为她不想示弱,让人知道她想逃,她一直很坚强地面对这一切,就连最为亲近的母亲她都不会倾诉。

她想当作没听到的离开,不过她还是没有这麽做,因为她不想和这位与她形同陌路的大哥作对,那对她并没有好处,更可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所以她只是安静地停住,想知道他是为了什麽叫住自己。

“过来。”

对任风寺而言,方念慈不过是他父亲的女人带来的孩子,所以他一点都不在 意;两人虽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不过他却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况且他长时间住在 学校附近的别墅里,甚少进家门,与她照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只是才短短半年不见,她像是小女孩蜕变般地教他吃惊,怎麽都难以相信。那个身形纤瘦轻盈的荳蔻少女竟是她,想来她是继承了她母亲的美貌了。

没有开口,方念慈沉默地来到他面前,她没有反抗这个大哥,虽然她并没有真正喊过他。

“坐下来吃早餐。” 任风寺看着她的顺从,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方念慈没有看他,只是安静地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来,而那份早就为她准备好的早餐正等着她。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向任风寺,只是吃着自己的早餐,她的反应让原本不甚在意的任风寺有些不悦。在他面前,谁不是忙着讨好他,没想到他这个继妹对他竟 不怎麽理睬,好像完全将他当成隐形人一般,这样的她,教他不怎麽满意。

不过他没有多开口,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小他四岁的妹妹逐渐起了兴趣。那份兴趣教他开始细细地打量着她,也因为这样的打量,使得方念慈几乎要坐 不住地拔腿就跑。

她当然可以感觉出任风寺对她的评量,那有意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只是她要自己别在意,不去理会他。所以她勉强自己继续吃早餐,虽然那些东西对她而言根 本是食不知味,不过她宁愿将目光放在餐盘上,也不愿抬头面对他。

可惜她打的如意算盘被他给看透了。

“没想到你的食欲这麽好?”他的话教她愣了愣,轻抬起头看向他,也看到了他眼中的挑衅。

“我食欲向来很好。”

若是没有他的存在,她肯定可以吃得更开心。

“是吗?那怎麽还是这麽瘦弱?”

看着她白皙的颈项,穿着便服的她有股难得的小女人气息,特别是他就这麽与她面对。

“怎麽了,不说话?”

她没有回应他的话,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麽回答那样的一句话,所以沉默应该是最好的回应了。

“我吃饱了。” 她打算站起来离开餐桌,快快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想与他有更多的交集及对话,因为那对她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

“慢着。”

可是她才立起身,马上就被他给叫住了。

“抬起头看我。”

任风寺向来因为家中优渥而有几分少爷气息,那养尊处优的性子,让她有些不敢恭维,可是她惹不起这样的他,说不定到头来还是自己吃亏倒楣,为此还是乖乖听话为妙。

任家有个庞大企业,而任风寺是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是说,不久之後她就要听从这位新任主人的吩咐。她一点都不明白,她母亲可以只是因为爱着任叔,就如此牺牲地这麽不明不白地待在任家,若是她,怎麽样她都做不到,她不想这麽委屈自己。

“我想回房间了。”她与他从没有过交集,都这样生活了这麽多年了,她不认为此时适合打破那份陌生。

“你怕我?”

她的性子虽沉静,却不能忍受任风寺这样的话,她并不怕他,她觉得自己只不过是暂时待在这个家,再过不久,等她能独立,她就会搬出这个教她忍受这麽多年的家,而且若是可以,她希望自己可以永远都不要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

“我没有。”

她很是冷静地抬头看他,目光中写满怒意,为他的话而感到生气。

“是吗?那麽为什么看到我就想要逃?”

“我没有逃,只是觉得跟你没有话题。”她现在开始後悔怎麽没有一开始就掉头回房间,还乖乖地与他共坐一桌。

“那就是我看错了,我以为你是怕我所以才这麽急着想逃开。”任风寺的强势 话语及那不以为意的态度令她很不能接受,若是目光可以杀人,那麽他早已死了不 下千次了。

他们两人向来没有太多交谈的,为什麽今天他会有这般像是想挑起战火的语 气,方念慈相当不解。不过她没能多想,因为此时她的思考能力早已被她丢在言语之後了。

“我为什麽要怕大哥?”

头一次,她用“大哥”二字称呼他,可她的眼神里却怎麽都看不出对他的尊 敬,反倒是多了一层愤怒。

看着平日甚少有反应的方念慈,他很是感兴趣地多看了一眼,因为他一直都知 道她对这个家其实有过多的不满,即使她聪明地将那份不满及不服给压抑下来他还 是相信,在她温顺的外表下,内心里有着十分不驯的性子,而此时的他很是有意, 也很好奇地想要将那不为人知的一面给探出,让她不能再这麽冷静地面对他。

“你是不需要怕我,不过从今天开始你最好仔细想想为什麽要怕我。”

话落,任风守很快的来到她面前,有意地再将她打量一次,同时伸手轻拂起她柔顺的长发,那发丝的触感美妙得教他感到不可思议。

方念慈念的是私立贵族女子中学,而留一头长发正是学校的要求,她长及腰的黑发总是教许多同学们羡慕不已。但她早下定决心,只要一毕业,她马上就要与这头长发道再见,因为她不想再为什麽人或事而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不过这个想法她也还是放在心里,从来不曾说出口,因为她相信自己的母亲将会是第一个不赞同的人。

任风寺的话,教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似乎有事将要发生般地让她感到烦忧,她想拉回自己的长发,但她还是没有那麽做,因为她不想要与任风寺的强势作对。在她还没有离开任家之前,她最好还是保持沉默,什麽都不要做的顺从一些比较好,这样的生活她也已经过了这麽多年了,不差这几个月,她冷静地告诉自己。

“我喜欢你的长发,千万别剪了它。”

在她的吃惊和讶异中,他的手松开了,而人也朝外头走去,只是那最後的一句话教她怎麽都难以相信,他竟会这麽恐吓她,头发是她的,若是她想要剪去,那麽谁都不能阻止她,就算是他任风寺也不行。

自那日後,不知为何,她总是能够见到任风寺。以往,他几乎是不回任家的,而他与任父之间似乎也有着某种距离,这对父子之间的对话通常也是冷淡的。任风寺并不在乎任父对他发火或下任何命令;相反的,他不仅还是做他自己,还故意在任父禁止他在大学里随意结交女朋友时,狂肆地女朋友一个接着一个,而他这样的行为更是令父子俩之间的隔阂更为严重。

不过任风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可以看得出来,他心中必定有着几分因为她及母亲的出现的不满,这也是他不愿回家的原因,不过他没有说,只是冷冷地看着一切。

这日,很难得的,四人都在家,并且一同享用了晚餐。

她母亲因为太久未见她而问着:

“小慈,你这次大学联考准备得如何?”

突地被这麽问,她有些紧张,因为她怕母亲可能会连带的问起她想要选填的学校,这麽一来,她的心愿将无法实现。

“还好。”她避重就轻地回答。

而任父则是看了看任风寺道:“风寺,你若是不忙的话,就顺道帮小慈复习功课。”他对这个儿子唯一满意的可能就是他的功课了。

任风寺从不需要人担心他的功课,已经大四的他目前也已经通过学校的甄试,可直接进入硕士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最後几个月的大学生活,应该是完全没有压力的,只要他愿意,帮方念慈复习功课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端看他有没有那份心了。

任风寺听见父亲的话後,便直接将目光移向她,那带着挑衅的视线让她无法轻易逃开。

“那就要看她本人愿不愿意了!”这句话将本来努力要保持平静的她,给狠狠地推下深渊,让她不知该怎麽回应。

老实说,她是一点也不想要与他有任何的牵缠,而且能够避开他多远就避多远,怎麽可能还要他为自己复习功课。

“我想不用麻烦了,我还应付得来。”她回答得很温驯,教任父笑了。这就是她一直扮演的角色,不凸显自己,也不引起别人注意,反正她只要在这个家当个隐形者就行了。

“小慈,不要觉得麻烦,风寺若是能帮你复习功课,我相信对你考大学一定有很大的帮助。”她母亲也附和任父的话。

任风寺的聪明才智确实是有目共睹的,可是她就是不想麻烦他。

“风寺,你觉得呢?”

“我没有意见,最近学校的功课都已经差不多了,就等毕业。”

这样的话,摆明了就是要她顺从,她又不是白痴,哪里会听不出来,只是她真的一点都不愿意;若是可以,她希望任风寺能像从前那样对她不理不睬。只是他似乎与她对上了,自上次的早餐事件後,他就会找机会惹她生气,或是让她不能逃开而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她很不习惯这样的转变,可是她根本有苦不能言。

她不会笨得与他作对,因为那只会令她更难以在任家待下去,他可是任家的大少爷,以她一个外人的身分,哪里惹得起他呢!

看着他英挺又阳刚的五官,方念慈真想破口大骂,无奈的是她根本就不能这麽 做,只能安静地等着大家的结论,那个她不想知道的结论。 “那就这麽决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找时间帮小慈复习功课,说不定她还可以成为你的学妹也不一定。”

虽然早已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是方念慈还是徒劳地想挽回劣势,“叔叔,我已经参加学校的复习课程了,应该可以应付考试的。”

“没关系,难得风寺有空闲。”

“是啊,你学校也不是快要结束上课了吗?刚好可以让风寺帮你,这麽一来我跟你叔叔就不用太担心了。”

一直都没有再开口的任风寺这时却说话了:“要我教她可以,不过必须在我学校的住处。”

什麽!?

方念慈不敢相信他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摆明了是要她去住他的住处嘛,不行!她根本不想与他单独相处,更何况还要住在一起。

“这样也好,小慈就搬去你那里住。”

“妈,我不要……”

她一点都不赞成,若她真的与他同住的话,肯定会有大问题,因为任大少爷向来有一堆女友,如果他天天带不同的女友回家,那她不就要疯了?绝对不是因为她会吃醋,而是被他那些女友给杀死。

“小慈,就这麽决定了,我也赞成。”任父也附和,他似乎对自己的儿子很有信心,并没有想到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小孩子,而是半个大人了,这样的他们应该不适合独处。

“可是我还是得去学校,这样来回通车很麻烦。”

这个理由很适合,也很正当,她希望能够藉此阻止他们的决定,只是她的希望却很快的被人给浇熄了。

“我可以送你上学,不过下课你就必须自己坐车了。”

“我……”

她所有的退路彷佛都被堵住了,此刻根本没有她再多说什麽的馀地,总而言之,她只能乖乖地接受了。

看着任风寺那一脸的不在意,她真的不明白,为什麽他要这麽整她,他应该看得出来她一直都想避开他的才是,可他又为什麽要她与他接近,他难道看不出她很不愿意吗?还是说他就是想看到她不开心的样子?

她怎麽都猜不透他的心,因为他向来很会隐藏自己的真正想法。

就这样,没有任何选择馀地,方念慈还是必须要住到任风寺的住处。

但是这日她还是一如往常的与成少威见面。他是她还未到任家之前的国中同学,之後她虽然离开了学校,不过成少威还是一直都与她保持联络;而现在,他就读的学校就在她学校附近,所以两人便经常在下课後见面。她知道或许成少威心中对她并不只有朋友的感情,可在她面前他却从未有过踰矩的行为,所以她与他一直都保持着普通的朋友关系。

因为都是高三学生,所以他们相约见面,有时会讨论功课,有时也会为了远离书本而聊天、看电影,她很珍惜这样的朋友关系,因为她到任家之後,大部分的朋友都失去联络了,唯有成少威是她仅剩少数的朋友之一。

“小慈?”

成少威准时在相约的时间出现,长相俊挺而有着阳光般气息的他,似乎十分受到女孩子欢迎,只是成少威并没有心思交女朋友,与他最为亲近的女生就属方念慈了。

“少威,你来啦。”

方念慈独自坐在市区里的一家咖啡馆里,这里是她与成少威常来的见面场所,久了自然习惯约在这里见面。

“小慈,你有心事。”成少威为自己点了杯咖啡後,便瞧着方念慈,她虽然一脸平淡,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翻着桌上的教科书,可他还是有办法从她彷若带着心事的小脸上看出些许的不同。

方念慈是个很独特的女孩,特别是她那出众的纤秀外表及优雅的气质,总是教旁人下意识地想多看几眼,而今日穿着便服的她,虽然没有刻意的打扮自己,不过,还是教人眼睛一亮地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没有,只是家里有些事。”

她与任风寺的事,以後再说,现在她只想好好的用功读书。

知道她并不想道出心事,成少威并没有再多问,像她一样拿出书本,打算好好地将这一周的进度再复习一次。

两人就这麽看着书,偶尔闲聊个几句,或是互相询问不懂的题目,他们这般模样看在不相识的人眼中,就像是一对情侣,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而这样的画面,竟也凑巧地让任风寺给看到了。

他正好陪着女朋友看完电影,又因为女朋友要求,让原本打算回家的他不得不陪她来这里喝咖啡。

当他一进入这间咖啡馆时,他一眼便看到了方念慈,因为她总是容易引起他人的注目,而同时他也看到了她身边的男生,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男生。看他们两人有说有笑地聊着,方念慈脸上的笑意很浓很甜,那是她在任家时不曾表现出的,与她一同生活了这麽多年,他看见她微笑的次数似乎用手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

这不禁让他猜想那个男孩子与她的关系,在那同时,他心头竟也有一把不知名的怒火扬起,他因为眼前的画面而感到相当不悦,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他的女朋友自然也看出了他的异状,连忙拉着他的手臂,想要知道发生什麽事了。

“风寺,怎麽了?”顺着任风寺的目光看去,她看见坐在他们不远处一对像是情侣的高中生男女,而且他们十分出色。

“风寺,你认识他们吗?”

任风寺没有回话,只是迈开步伐朝他们走去,因为他非常不能接受那个男孩子竟然用手抚过她的长发,而她也没有拒绝或翻脸的动作。这样亲昵的举动,除非两人是男女朋友,否则不可能有人敢这麽大胆,看来他们的关系确实是不寻常。

不过经过几秒的时间,任风寺已经来到方念慈面前,板着脸瞪着她。

“呃,先生,请问有什麽事吗?”成少威看着任风寺,脸上带笑地问着。方才他为了解闷,说了个笑话给方念慈听,此刻两人正因那笑话而笑得开怀。

“我找她。”他那低沉又不带一丝情感的声调,让方念慈整个人顿时优愣住,缓缓抬起头看向那声音来源。

怎麽会呢?她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任风寺,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十分美艳的时髦女生,看她小鸟依人地偎在任风寺的身边,她马上就猜出那女孩是他的女朋友。

“你认识小慈?”

成少威不解地看向方念慈,在他的印象中,小慈应该没有像任风寺这样的朋友。

“小慈?”任风寺重复成少威的话,那语调里有着几许嘲弄的意味。

方念慈并没有说话,因为她不觉得自己该开口,她与成少威好端端的坐在这里,是他自己过来的,加上他又是她目前最不想见到的人,所以她只是保持沉默。

她的沉默让任风寺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不为我这个大哥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任风寺故意这麽说,他随即发现方念慈低头咬唇的小动作,大概是他的话使她为难。

“大哥?” 成少威先是不解的看着任风寺,後来他才想起,方念慈跟他提过任家有个大她好几岁的大哥,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他是成少威,我的朋友。”方念慈轻瞥了任风寺一眼,接着才为他介绍道:

“他是任风寺,任叔叔的儿子。”

“风寺,你怎麽都没有跟我说过你有个这麽漂亮的妹妹?”

任风寺本来似乎还怀有敌意的女朋友这时很亲切地对着方念慈笑着,方念慈不笨,她怎麽会感觉不出对方的想法,不过她并不在意。

“我们很少见面,没想到今天倒是很凑巧地在这里遇见了。”任风寺看向他们桌上的教科书,嘴角轻扬,“你东西都整理好了吗?明天就可以搬去我那里了。”

他是故意要让成少威听到的。

“小慈,你要搬家吗?”

方念慈真的想打人,她心中因任风寺的话而怒火直升,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平静地说:“不是,只是我妈要大哥教我功课,叫我暂时搬去大哥那里住一阵子。”

“哦,原来如此。”

成少威了解地点头,不过他有种感觉,他觉得任风寺看向方念慈时,那锐利的眼神中似乎还有着什麽,这让他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风寺,我们不要打扰人家约会了。”他的女朋友娇柔地依着他说。

而任风寺只是笑了笑,“走吧。”

从他靠近他们到离开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方念慈的目光一直都不敢与他有所接触,一直到他离开以後,她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小慈,他就是你曾经提过的任风寺吗?”

“嗯。”

他为什麽要与她打招呼?以前他们在路上碰见时,任风寺总是面无表情地与她擦身而过,可现在,他为什麽要改变自己的态度,她一点都不能理解。

“少威,我可能没办法再跟你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了。”

成少威的成绩向来不错,所以她有时在数理方面碰到无法理解的问题时,总是会麻烦他,为此两人常上图书馆或是咖啡店看书。

不过经过昨天家人的决定以後,她不以为自己还可以继续与他一同看书,因为有任风寺当她的家教,她相信再难的数理问题对他而言都能轻易解决,而且任风寺的住处与市区又有一段距离,他们要见面着实不容易。

“因为他吗?”

“我无法选择,只能接受我妈的安排。”

“你大哥看起来似乎不怎麽高兴,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不会的,他从不过问我的事,今天可能是他心血来潮才会过来打招呼的。”

“那就好。”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方念慈与家人发生口角。

不过他还是觉得很可惜,不能再与她一起讨论功课了,他一直很喜欢方念慈,可是却不想因为自己的表白而吓跑她,所以他一直和她保持着朋友的关系。但是, 他打算在联考过後结束这样的朋友关系,他想向她表明自己对她的好感。

只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任风寺,不知怎麽的,他觉得事情似乎要有所改变了,可他又不愿多想,毕竟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想多了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第二章

方念慈是第一次来到任风寺的住处,她之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踏进他的地盘的一天。不过,从现在起,很多事情将会改变了,不知怎地,她突然觉得有股不安缓缓地在心中扩散,似乎有什麽事正要发生,而她却不能避开。

任风寺嘲弄地看着她有些不安的表情,这让她相当不悦,於是,她故作不在意地问他:“我的房间在哪里?”

她本来就猜想任风寺的住处应该不会太差,因为他是任家的继承人,家中有的是钱,怎麽可能会住得太寒酸,而今一看,她才真正明白自己与他的身分果然是相差甚远,这让她更想避开他。

今天若不是母亲跟了任叔,那麽她永远都无法拥有这一切,这全是托任家的福。在她那所学校里,也因为任家的影响力,使得学校老师对她更是礼遇有加,让她享受到贵族千金的待遇,可她知道,这些并不是真正属於她的,有一天她必须走出这一切。

她不要成为别人的附属品,特别是任风寺的,所以她很想与他划清界线,而这个想法全都寄托在大学联考上,只要她能够顺利考上自己想要的学校,那麽她就能 够达成这个愿望了。

“楼上。”

任风寺看着她一身轻便的T恤及牛仔裤,一头及腰的长发被她绑成马尾束在脑後,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令她纤细的身影看来更加完美。他甚至可以预见再过个几年,她将会是个风靡校园的美女,这个想法让他不悦,因为他想要将她占为己有。

“哦。”

没有多说话,她拿起行李就往楼上走,因为她发现任风寺脸上的表情又改变了,那黯然的眼光告诉她,眼前的任风寺似乎正处於愤怒的情况,这让她想要快快远离他这个人。

“我带你去。”

任风寺拿过她的行李,没有看向她的转身就走。

跟在他的身後,方念慈这才放心地多看了他几眼,很早以前她就知道她这个不算正式的大哥有着出众的外表,而他仿人的家世更是教人不敢小觑,那份不能隐藏也无法假装的狂妄霸气是他的特色,看着他挺拔的身形就在自己眼前,她突地发现自己的目光竟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打转,为此她有些气怒地将视线给移开。她不想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更不愿为了讨好他而赔上自己的尊严,改变自己的个 性,那样的事她是怎麽都不会做的;更何况,对她而言,任风寺不过是个大哥,她 与他之间,永远都不会有太多交集的。

两人来到她的房门口,任风寺为她开了门,将东西放在门口後,转头看她,“这是你的房间,对面就是我的房间。”

“谢谢你。”

看他提了自己不算轻便的行李,爬上二楼後依然面不改色,她不由得开口道谢。虽然她也可以自己拿,然而她不想与他有任何争执,以她对他的了解,能够避 免与他起争执就最好避免,因为那结果肯定不会太好。

任风寺轻扬起嘴角,对她的客气并不以为意,“你先整理东西,我等一下会出去,明天再开始复习功课。”

“好。” 就算她想说不要,似乎也不可能,因为刚才在车上,她就听到他与女朋友的对话,对方好像正等着他。当时她则是轻轻地将脸转向窗外,不想特意去听,她向来不是好奇心过重的人,别人的事她不怎麽有兴趣。

“你不高兴我出去?”

“什麽?”

有吗?她哪有不高兴,她根本没有说话。

任风寺在她慢慢经过自己时,突地将她困在门边,不让她顺利地进入房间。

“告诉我,为什麽不拒绝我爸的安排?”

对於这个向来以躲他为乐的方念慈,他倒是十分好奇,为什麽她没有想尽办法拒绝他父亲的安排,还这麽乖巧地顺从他父亲来到他的住处。

就算那两个老人家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但是她已经不小了,称得上是个正值荳蔻年华的少女,不可能不明白与一个男人同住的危险吧!而且他们表面上虽是以兄妹相称,不过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叔叔是为我好,我不想惹他不开心。”

“是吗?看来你真的是个很听话的女儿。”

他可以感受到他父亲很疼方念慈,其实他一点都不高兴见到他对她的疼爱,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

“我要进去整理行李了。”

虽然被他给困住,虽然她紧张得想要逃开,可是她还是勇敢地与他面对,因为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怕他,那只会教他笑话而已。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

任风寺抬起她的下颚,硬是要她面对自己,两人的目光交缠,他看得出来,在她力图镇定的表相下,心里其实很不安。

“请你不要这样。” “不要怎样?”

他有意捉弄她,还故意将另一手搭上她的腰肢,发现她身子突地变得僵硬,他笑了。“不要我跟你靠这麽近吗?”

“若是你不高兴我来,那我可以马上走。”她不想委屈自己任他捉弄。

“想走?我并不想让你走,况且你还要我帮你复习功课,不是吗?”

“不用你好心,我可以自己复习。”

她的功课向来名列前茅,根本不需多加担心,而且她并不要求要上什麽名校,只要能让她离任家远远的,哪所学校她都愿意去念。

“自己复习?”

这时,任风寺忽地想起那日在咖啡店见到的成少威,“还是再与那个男生一起复习?”每次他只要一想起那个画面,心中就有股说不出的怒气直往上冲,令他无法平静。

“那是我的事。”

她要与谁一起讨论功课是她的事,她根本不需要跟他报告。

“他是谁?”

不用多想她也知道任风寺问的是谁,方念慈偏过头回答他:“朋友。”

她与成少威的关系本来就很平常,并没有任何的男女感情,而这也是她为什麽能与他成为朋友的主要原因。

“只是朋友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他看得出来,那个成少威对她有意思,所以绝不会只是朋友那麽单纯。

方念慈因为他的话而正视他,“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

本以为任风寺还会继续逼问她,可他并没有,只是轻轻摇头,眼中出现一抹她不怎麽能理解的成分。

“我想,依你的成绩要成为我的学妹并不难。”任风寺忽然转开话题,教她一时有些愕然,却也很高兴不用再跟他谈那麽敏感的问题。

方念慈很是小心地想要移开身子,挣开他的掌控,因为她真的不习惯与人这麽亲近,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一点都不想要接近的人。

不过她的希望并没有达成,因为任风寺的力道哪是她能够挣开的,若是他不打算放开她,她是怎麽都无法离开的。

“谁要当你的学妹,我一点都不想。”

“不想?那麽你是打算选一所离家最远的学校是吗?”

她一时愣住,因为她怎麽都没有想到,自己隐藏了多年的想法,竟这麽轻易被他给道破;而他那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更是教她气怒,她发现自己真不该答应任叔的要求的,她与任风寺本来就该继续保持平行,现在好了,她不只跟他有了交集,还住到他的地盘来了。

“我没有!”

“有没有你心里比我清楚,我不过问,不过你必须乖乖地待在这里。”说完,任风寺箝住她的力道减轻了,却在她以为自己自由了时,轻轻地来到她脑後,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兀自将她的马尾给解开,任那长发整个铺泻而下。

“我喜欢你长发的模样,要住在这里,就别绑头发。”

“你不能限制我————”

“别跟我唱反调,惹我生气对你没有好处的。”

这是真话,也是威胁,只是她怎麽都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交集才正要开始,而这是她怎麽也无法预料的。

就这样,方念慈开始了与任风寺有些奇怪的同居生活。他真的如他所说的,每天一早送她上学,尽管有时他会到半夜才回家,或是一夜未归,可在她出门前那一刻,他总是能够及时出现,并且送她上学。

有时他心情一来,会在下课走出校门口时,看见他就这麽站在校门口等她,而这项举动自然会引来其他女生的侧目。

但这样的生活仍教她开始有些放松,起码没有住在任家大宅时的压力,因为任风寺经常夜不归营,所以她能够很自在地在他的住处走动。

其实任风寺并没有多麽严苛地要求她复习功课,只有头几天他是真的这麽做,却在同时发现,以她的功课要考上一所好学校真的不难,若是她能够如此继续努力用功,那麽考上他这间第一学府的机率很大;也因为这样,原本他打算每天为她复习功课的计画就改为每周一次,最後甚至是只要她有任何问题再问他就好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并没有看到任何女生来到他的住处,想来他是十分低调的处理他与女朋友之间的感情问题吧!不过这些不关她的事,她只想管好自己,然後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离开任家,过属於自己的生活。

这天,她才刚洗完澡,边用毛巾擦拭着湿发,边走到厨房想拿杯水喝,不经意地看见时钟的指针已经走到十点多了,而他也如往常一般还未回家。

她倒了杯水後打算进房间,大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

她没有看向他,也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还没睡?”

任风寺的声音引她回头,也在回头的同时,发现他一脸很疲累的模样,这与平日的他不同,他始终都给人精力充沛的感觉,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这样,不过她自 是不会过问。

“嗯,还没。”

她还要去吹乾头发,对她而言,等考完试,她一定要把这头长发剪去,她已经十分厌倦花大多时间去整理它了。

“那早点睡,我一会儿还要出去。”

“哦。”

她从不过问他的事,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权利干涉他的生活。

任风寺打算上楼换件衣服,并洗个澡,因为来到楼梯边,自然也就这麽与她擦身而过。这时,他忽然开口:“去把头发吹乾。”

看着她一头湿发,任风寺不赞同地命令着。这似乎是他的习惯,也是他的特权,对於他的命今,她往往只有接受的份。

她只是沉默地低头不语,因为他刚刚经过她身边时,从他身上传来一股女人用的香水味。这香味告诉她,任风守才刚与他的女朋友分开,不知怎么的,她竟然会觉得不开心,甚至显得烦闷,可是她一点都不明白,为什麽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

任风寺有他自己的生活,她不过是暂时来这里短住,等她考完试,这样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可是,她发现自己住在这里越久,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却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开始有了不同的转变。

她似乎有些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在意他的人,最近她连在上课时都会想起他,想着两人在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事。这是她从前所没有过的,而且她怎麽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转变,看来,她似乎是失算了。这一刻她的脑子里竟然不断浮现他的影像,她真的不该来这里的,当初应该拒绝这样的安排;若是她拒绝了,此时她也不会有这样的尢难,唉,难道她是真的在意起这个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大哥了吗?

不行,她不能这样。

看见她脸上闪过多种情绪,小脸上彷佛写满烦闷,任风寺忍不住问:

“怎麽了?”

“没事,我回房看书了。”

她不希望被他看出自己的异样,因此她想立刻躲回房间去。

任风寺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却没有喊住她,只是淡淡的道:“记得把头发吹乾。”

“我知道了。”

回到房间後,她将背靠在房门上,要自己别多想,一切都会没事的,她只要与他保持距离,那就不会有什麽事会发生了。

直到她的心情又恢复平静,她才走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白皙的脸颊上不知何时竟微微红了,她不敢再多看自己一眼,转身拿了吹风机开始吹乾一头长发;因为想着心事,所以她并没有听到外头的敲门声,自然的,连任风寺进到房间她都没有发觉。

“念慈?”

“呃?”

一直到任风寺来到她的背後,她才为他的出现而吃了一惊并往後退了些。

“你怎麽会进来的?”她明明就关好门了,他怎麽进来的呢?

“我叫了你好几声,你一直没回应我就自己开门进来。”任风寺发现她今晚的异样,语气里不自觉地多了分关心,“你怎麽了?”

“没有。”她怎麽可能告诉他,自己刚才正想着他,猜想他一会儿出去是不是要去找他的女朋友。

“是不是不舒服?”任风寺很自然地将手伸到她的额前,探了探温度。

“我没有不舒服。”

她不喜欢他与自己这麽靠近,所以她又退了一步,想与他保持距离,而她的举动自然也让任风寺发觉了。

“这麽怕我?”

冲过澡的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那股香气,肥皂清新的气味令她感到舒服,不过,她还是不想太过靠近他。

这个不算是她继兄的人,表面上虽与她以兄妹相称,可他们两人其实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因着这点认知她不想与他有任何的交集产生。

“我并没有怕你,只是不习惯有人这麽靠近我。”

她的话令任风寺笑了出来,那狂傲不羁的笑声里似乎有着一丝满意。

“是吗?连男朋友都不行?”他可以猜到以她的姿色,想追求她的男生应该不在少数,上次那个成少威对她应该也是有意思的。

她一直很想在他面前保持冷静,可他总是有办法撩拨她的心湖。

突地,任风寺再朝她走近,那只有一臂之远的距离让她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你不是要出去了?”

“看来我错了,竟误把你当成病猫。”

她那锐利的爪今人无法过於亲近,以前他或许会认为那是她生性安静,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那其实是她的保护色,真正的她是很有个性的,只是她太懂得隐藏 自己的情绪,看来他需要重新再认识这位小自己四岁的妹妹了。

“大哥,如果你觉得我在这里打扰到你了,我可以马上回家。”而这也是她希望的,她不想他太了解她,那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从没有喊过他大哥的方念慈在这时忽地以兄长的称呼来拉开彼此的距离。

“大哥?”任风寺轻笑的重复她的话。

因为他的逼视,她显得有些不安,“我本来就该称呼你为大哥,不是吗?”

“没错,你是该喊我大哥,不过你这声大哥不嫌太迟了些吗?”

“我以後会这麽喊的,若你不介意的话。”

他该介意吗?不,他不会介意的,“你当然可以喊我大哥。”

方念慈看他还不打算离开,她只好自己开口了,“你不是要出门了吗?”刚才他进门时不是说了,他有事,还要再出去一趟,怎麽此时却没有出门的打算?

“谁说我要出去了?”

“我以为你要出去约会,你的女朋友呢?我在这里,你是不是会不方便带她们回来,若我不在,对你应该会比较方便。”

任风寺因为她的话而低头盯着她,那犀利的目光逼得她想移开自己的视线,可她却怎么都无法躲开他的注视,而他的手更是有意地将她的下颚给抬起,尽管她想要转开头,却还是无法如意。

“你想当我的女朋友?”

“我没有!”

她迅速地反驳他的话,事实上,她唯一想做的是离他远远的,成为他的女朋友根本是一件自讨苦吃的事。

“没有吗?那麽为什麽你这麽在意我的女朋友?”

他的脸与她只有几寸的距离,令她不得不在他的气息下呼吸,嗅闻到他的阳刚气息,这样的亲密让她心慌,甚至无法控制自己地想要推开他,她不要他的霸道,而且她根本不是他的什麽人,他无权这麽对她。

看他突地靠近自己,她本以为他要吻她了,可是她猜错了,任风寺并没有这麽做。

“谁说我在意了,我在意的是我的功课,此刻我只想离你远远的,请你不要误解我。”为了不让他误解自己,方念慈还故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听了她的话,任风寺轻扬了扬嘴角後松开手,接着看她马上离自己远远的。她说的没错,她才高三,应该全心放在功课上,而他竟然会为一个才十七岁的她心 动,这样的发现让他随即改变态度,再度换上那副冷淡的表情。

“我忘了这是你来我这儿的主要原因。”

那冷漠的语气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不过她没有再开口,她可以发觉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了些许的不同,不过她不打算去猜想是怎麽回事。

盯着她半湿的长发,纯净白皙的小脸,任风寺冷冷地说道:“我今晚不回来了。”

她点头。

而後他就走了,在他走後的半个钟头里,她一直还有些错愕,为他突来的怒火,还有那怎麽都骗不了人的不悦。

他怎麽了?为什麽要生气?她明明就没有做什麽,唯一做的事大概是将两人的关系弄清楚,她真的不想到时会发生什麽事,她真的只想好好地念书而已。

第三章

学校放了三天假,任风寺也整整三天没回家,而方念慈因为母亲的要求,所以回家了。留在任风寺的住处,她的心便会不自觉地想到他那晚的话,以至於无法专心念书,可她又不敢告诉母亲,只有继续待在任风寺的住处。

不过,母亲的一通电话确实解救了她,因为她正想回家好好地重新理清自己的心情,她告诉自己,绝不能掉入任风寺的情网中,她该只把他当自己的大哥才是,在家中待了三天,她终於将心里的杂乱思绪给平抚,能够再次平静地复习功课,或许是因为连着几天都没见到任风寺,所以心情才会这麽平静,而她根本不敢去猜想,他为什麽不回家。

想来他一定还没有回住处去吧,否则应该会拨个电话回来,因为她留了纸条在他的房门口。

不过为了不让母亲怀疑,她还是打算今晚回他的住处去。

“小慈,你与风寺处得还好吗?”方母见女儿这次回来除了吃饭外,几乎都将自己给关在房里,这样的女儿教她有些担心。

“还好。”

她正在房里整理衣服及教科书。

“有没有骗妈?”

“妈,我跟他真的还好,反正就是我上学,他也上学,然後有空时他就会教我功课。”其馀的时间两人根本很少碰面。

“那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你跟风寺。”其实方母真正担心的还有另一件事!就是方念慈与任风寺的关系,毕竟他们两人都不再是小孩子了,这样单独住在一起,着实教人不放心,现下她更是後悔自己当初的附和。

“担心?为什麽?”

她并没有跟母亲提起什麽,难道她看出了什麽?

“没有,你们处得好就好,他也算是你的大哥,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嗯。”

方念慈见母亲没有意思多提,她也不想再问,“对了,妈,我今晚就要回去了。”明天学校就要上课了,她觉得自己该回去那个暂时的住处。

“风寺回来了吗?”

“那你何不留下来,这样明天上课也方便些。”任风寺若是不在,方念慈要上课确实会很麻烦,不过她还是决定回去。

“没关系,我自己会注意的。”

就这样,在她一再的保证下,方母也不再强求她留在任家。

只是,她才走了一半路途,本是无雨的天气却像是与她作对般下起细雨来,但这小雨并没有让她特别找地方避雨。

她心想,反正再走个十分钟就能到任风寺的住处了,所以她只是加快自己的步伐。

可惜的是,就在她这麽考量时,细雨突地转变为大雨,豆大的雨滴打在她身上,教她一时怔愣住而不知是该回头避雨,还是继续往前走。

最後她决定还是继续向前好了,反正身上都湿了,再多淋一些雨也无所谓,不过她不想感冒,若是能快快回到住处,她可以马上洗个热水澡。 就在她开始小跑步时,雨势也不断地加大,当她气喘吁吁地到达任风寺的住处时,全身早已湿透,而且身上还不停地淌下水滴,令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并随即翻找钥匙打算开门。

正当她在找钥匙时,大门却突地被人给打开了。

“你回来了?”

看着一脸愕然的任风寺,方念慈僵笑地看着他。

“怎麽湿成这样?”

任风寺吼了她一声,然後拉着她瘦弱的身子进到屋子里,可以看得出他并不是很高兴。

“我没带伞。”

“那也可以找个地方躲雨。”被拉进屋子里後,任风寺又将她身上的背包给拿下。

“我想快点回来。”

“怏点去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

“哦。”

她一点都不明白,他为什麽要这麽凶,只不过是淋了些雨;不过这样也好,她原本还在想,看到他时,她究竟要怎麽面对他。

而现在,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了,所以她认为自己似乎应该感激这场大雨。

因为是在自己房里,所以方念慈便随意拿了件宽大的衬衫进浴室,可她怎麽都没有想到,在她洗好澡步出浴室时,竟然见到任风寺立在她房间的角落,视线因为 她的开门声而盯住她。

“你……你怎麽会在这里?”她真的被他给吓了一跳。

任风寺并没有开口,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此时的她教他几乎要忘了呼吸,宽大的衬衫只及她的大腿,那双修长无瑕的双腿直令他移不开目光,如火般灼烧着他的视线。

轻薄的衬衫更加凸显她女性化的纤肩,领口处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他几乎可以望见那早已发育丰满的柔软,白净的颈项教他想要轻轻地咬上一口,感受那里的细致。

此时的她,是如此的柔媚,如此地教他渴望。

“你快点出去!”自己的过於暴露教她有些难为情,因此她想要退回浴室。

“若是我不呢?”

发觉他不断地朝自己逼近,方念慈慌得直往角落缩去,并且努力拉着衣服的下摆,企图遮住自己的身子。

她搂进怀里,嗅闻她沐浴过後的芳香。

“你放开我——”

方念慈在接触到他时,立刻不由得僵住身子,她一点都不习惯他的贴近。

“别动。”

他的双手环住她的腰际,并将她纳入怀中,轻轻地将她偏开的头给转回来面向他,好让他方便吻上那片红艳。而他的手像是有自主似地在她柔软的身子来回游移,最後停在她柔软的胸前。

“不要……”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给封在双唇中,并且霸道地在她身上不断地抚触。

她的小手企图拉开停在自己胸前揉捏的大掌,结果反倒让他更是加重力道地给箝住了。

任风寺虽还有理智,可因为他想尽快品尝到她的甜美,因此他的另一手便开始朝她的衣服下摆探去。

方念慈见状早吓得红了眼眶,并且扭动身子要他放开她。

只是她并未能如愿地让他松开她,反倒是在结束那个深吻後,一把将她给抱起,并且将她给放在床上。

“不要!你走开——”

他怎么能这麽对她,就算他喜欢她,可是她根本没有答应让他碰她。

任风寺的眼底有一簇熊熊燃烧的热火,炽烫得她不敢直视他,而将头转向一旁,身子更是一再地挣扎,想要逃开他的压制。

“若是我不走开呢?”

这三天,他并没有去哪里,只是在朋友那里安静地想着自己与她的事。三天没 见,他对她的思念竟然多过他所能想像的,因此他也终於明白自己的想法。当他回 到住处时,本以为能见到她的人,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一室的漆黑,要不是方母拨了电话过来,他还不晓得她回家了。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她伸手想推开他,同时泪水也忍不住滑下两颊了。

任风寺没有说话,他心疼她的落泪,可是他也控制不了自己。

方念慈看着在她上方的任风寺,他像是要蚀了她般地盯着她瞧,她就这麽地被他给压在身下,无法动弹,她拼命扭动的结果反而是教两人更为贴近。

这样的亲密教她睁大眼且僵直了身子。

忽地她发现自己的胸前传来一阵凉意,这才知道任风寺竟在解她衣服上的扣子,但因为挣动而被他给制於头顶的双手无能反抗,双腿也被他完全压制住。

此时的她根本没有能力躲开,除了开口要他停止外,她什麽都无法做。

“别怕。”他的话很轻柔,而手上的力道却没有因此而稍减。

那雪白的肌肤被粉红色的内衣给包裹住,小巧又圆润的柔软藏於布料之下。 “不要!住手,你不可以这样!”

她雪白的身子从未有人看过,而他竟如此大胆地要求,方念慈努力地扭动身子,想要移至他碰触不到的地方,心中的恐惧更是升到最高点。

任风寺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强行脱下她的衣服,直到她身上只有内衣裤遮身时,才因她纤细的身材曲线教他心动而停下动作。

“不要……”

不在意她的挣扎及喊叫,他一手循着她的身材曲线由下至上地爱抚着,他的唇亦带着狂热的占有吻向她,在她口中嬉戏,让她无从躲避,只能承受,她的甜美教他不能自已,怎么都无法置信。

经过一连串的反抗,她知道自己根本挣不开任风寺,最後她放弃了,不再扭动身子,那模样显得凄楚;而因为任风寺过於粗暴,她身上也有几个红印,是他用唇及手所留下的印记,充满他阳刚的气息。

“念慈?”

她不作声,只是将小脸偏向一旁,颤抖着身子。

“求你不要再继续了……”

瞧着她无助的模样,他不舍地搂住她。

叹了口气,任风寺发觉自己原本的冲动消失了,看见她委屈的表情竟可以打消 他的那股念头,令他无法再继续下去,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的安慰她,赶走她心中的 恐惧。

“念慈,看着我。”

吻了她的眼,可她却不愿睁开眼看他,只是任由眼泪不停地落下。

当他想要为她拭去泪水时,她却马上激动地哭喊着:“不要碰我——”随即侧过身背向他,全身缩成一团,不住地颤抖。

面对这样的她,任风寺很自责地咒骂着自己,他吓着她了! 於是,他只能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哭累了、睡着了,他还是没有离开,目光也怎麽都无法自她身上移开。

方念慈以为任风寺在经过那件事後,隔日应该不会再送她上课,可她还是料错 了。

当她打开大门时,就见到他的车已经在外头了。

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时,他便已经摇下车窗示意她上车。

可她并不想上车,有一半的原因是她还不想面对他,她根本不知道要怎麽跟他 说话。所以,她就这麽在他面前站定,然後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想都不敢想他 会因自己的行为产生多大的愤怒。

任风寺难以相信那个向来温驯的方念慈,竟然当着他的面掉头就走。她这样任性的举动,让任风寺本想驱车走人,可後来他并没有这麽做,反倒是将车掉头,想看她有什麽反应。

开着车一直跟在她的身边,透过车窗,他很清楚地看到她平静的表情,因此他怒火高张地开口了:

“上车。”

可方念慈还是当作没听到般继续向前走着,就连头都不愿转向他。

她这样忽视他,让任风寺的耐性全失,“念慈,我叫你上车。”

那带着愠怒的吼声已说明他的不悦,若是她够聪明的话,就不会想惹他生气。

她该顺从他的,可是她就是做不到,因此她只能壮起胆子加快步伐地朝前走去,同时也希望他能够因为发火而不理会她,独自走开。

但任风寺并没有如她所愿地离开,反倒是煞住车,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同时, 下了车,没几秒的时间高大的人影已来到她面前,也挡去了她的路,让她不得不停 “我上学要迟到了。”

“上车!”他再次重复,并且怒目地注视她。

“我要自己坐车上学。”

她才十七岁,自然有十七岁女孩的脾气,这是任风寺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更不知要怎麽与这样的她相处。

“我说过,我会送你上学,现在马上上车。”他不打算使用暴力,但若是她再 这麽使性子,他不保证自己不会将她扛上车。

“我不要!”

“不要生气了。”

他真的不懂,以前那个安静的方念慈怎麽和他相处不过短短几天,就已经会在 他面前耍性子了,这一切究竟是怎麽了?

而他呢?更教他不能理解的是他自己,若是以前,他早已火大地走人了,可现 在他不但没有,反而还一再地劝说她,这一切该死的是怎麽了。

“我没有生气。”

“没有的话就该死的给我上车。”

他的耐性已经用完了,他打算亲自扛她上车,若是她还继续拒绝的话。

看见任风寺拼命忍住火气,声音里似乎也透露出更多的压抑,她知道自己该识 趣地顺他的意思,可是她没有,因为她不愿意。

所以她故意往一旁走去,打算越过他的人。

就在她打算闪人时,任风寺似乎也不打算再容忍她的任性了,一个使力将她给 拉进怀里,并且在她还来不及挣扎时,马上就将她给抱起身。

“你干什麽?放开我!”

她没有想到,他真的会这麽将她给抱起。 “闭嘴。”

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听她的话了,听多他的火气只会更旺。

“放我下来!”

她重重地槌打他的胸膛及肩膀,可她这一点力气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麽,反倒引来他的笑意,那笑声里竟带着些许开怀的意味。

“我会放你下来,不过要等你上车之後。”

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就被任风寺给丢进车子的前座,就在她企图离开车子的同时,她的书包被他丢至她身上,并且威胁她:

“你最好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

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相当难看了,方念慈很清楚若是自己再这麽跟他闹下去,最後她只有自讨没趣,在经过一阵内心挣扎後,她决定还是不要与他作对,所以她没有再开口地反驳他,只是安静地抱住自己的书包。

任风寺知道她愿意听话了,这才用力地关上车门,直到他坐上驾驶座,那铁青 的脸色一直都没有退去。

而她一直到他坐上车,她的目光都不止目与他相对,只是将视线落在一旁的窗 外。

她这种态度惹毛了任风寺,不过他也没有再开口说什麽,只是重新发动车子, 快速地在街上奔驰。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子里安静的气氛很教人受不了,方念慈心中多 希望学校就在眼前,如此一 来,就可以不用忍受任风寺的怒气,偏偏事情不能如她 所愿。

经过近二十分钟,车子好不容易来到她的学校门口,方念慈没有多想的马上伸手就要开车门,谁知那车门似乎想与她作对般怎麽都扳不开。

“我锁上了。”

任风寺终於开口了,同时还故意地将目光移向她,想知道她会有什麽反应。

“我上课要迟到了,你快开车门。”

“如果我不想呢?”

“你为什麽要这样?”

她一点都不了解他,真的不了解他,怎麽才一晚的时间,他的态度就变这麽多,似乎变得无赖及蛮横。

任风寺看着她束成麻花辫的长发,清盈的小脸上写满怒意,而她的美目更是直瞪向他,他发觉自己还满喜欢这样有生气的她。

“不为什麽,只是想要多看看你。”

“你疯了。”

她再怎麽有教养,此时也完全派不上用场了,於是她索性这麽坐直身子,来个相应不理,看他能拿她怎麽办。

“回答我的问题。”他希望她能诚实的回答他,因为他要听她的真心话。

“我不知道你的问题是什麽?”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而他似乎还不打算让她走,看来她这堂课是别想上了。

“忘了是吗?”

任风寺轻轻地拉起她的辫子,有意无意地缠上它,完全不理会她的意愿。

“你到底要干什麽?”

“想当我的女朋友吗?”

不知为什麽,他对她就是有股说不出的好感,而这份好感在他的特意隐藏下并 没有被人发现,不过现在他不打算再隐藏下去了,所以他要她说出愿意与否。

“什麽?” 这就是他的问题?他疯了不成!

“你是我大哥,我不可能当你的女朋友。”而且她现在只想离他远远的,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她实在受不了他的霸道。

“我不是你的大哥。”

他绝不可能成为她的大哥,因为他要的是她的人。

方念慈轻转过头,冷淡地告诉他:“就算你不是我大哥,我还是不会成为你的女朋友。”

“这是你的真心话?”

“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相信他会懂。

“是吗?那麽我会让你喜欢上我。”这是他的作风,越是得不到的,他越是有 兴趣,而现在,她挑起他的征服欲了。

“我不会!”

打死她都不会,她对他完全没有意思,之前的感受只是一时的情绪,她才不会白白浪费自己的感情与其他女生争着要他的人。

“话不要说得这麽早,相信我,你会爱上我的。”

“我不会,永远都不会。”

“下车吧,你上课迟到了。”

车子的门锁不知何时被他给开了,听完他的话後,她马上就打开车门,想要立 刻远离他。

“下课後别走,我会来载你。”

“不用了,我习惯自己回家。”

她不想让自己陷入他设下的情网里,一点都不想。

“别让我扑空,也别考验我的耐性,懂吗?” 就在她要步出车子时,他忽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她怎麽都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不经她的允许就吻她。她很生气地伸手抚过唇,“你怎麽可以……”

她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但他却是一脸很满足的模样,完全不在意她的怒气。

“我可以,而且我还会继续这麽做。”

他的吻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是她怎麽都无法否定的。

第四章

当天下午,为了不让任风寺拦到她,所以方念慈找了好朋友与她同行。

“念慈,你今天似乎有心事?”

好友董爱云敏感地发觉她的异样,两人一起走在校园里,方念慈却好似有意地多花时间绕远路,一点都不急着回家。

“没有啊,我哪有什麽事?”

她并不想说出她与任风寺之间的事,目前她只想要遗忘,尤其是那个吻,他的霸道让她生气,他突如其来的不明态度也令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回任家好,还是继续待在他的住处。

可若是回任家,那麽她母亲肯定会因为怀疑而问她一堆问题,到时候,她怕自己还没有参加大学联考就被逼疯了。

“是吗?那为什麽要拉我在校园里闲逛,再过不久就是大学联考了,你不用多花点时间看书,也要可怜可怜我啊!”

“爱云,再陪我一下,我还不想回家。”

而且最教她害怕的是她怕自己一旦步出这个校门口,就会看到任风寺,所以她宁愿躲在校园里。

“为什麽?”

是啊,为什麽,她自己也不明白,如果她坚持,相信任风寺再怎麽强求都没有 用,可是她不敢考验他的反应,因为他的性子让她完全捉摸不定。 “我只是觉得念得很烦,想要散散心。”

董爱云很疑惑地盯着她看,不太相信好友说的话。

“念慈,是不是你大哥找你麻烦?”

董爱云与她的交情好到她连家中的事都会一一说给她听,因此董爱云对任风寺这号人物并不陌生,只是她不懂,念慈向来与任风寺没有交集,更没有牵扯。

好友的话使她停下脚步,她只是静静地盯着地面,接着她们便坐在一旁的草坪上。这所私立女子学校,环境非常的优美,反正只要有钱,没有什麽事是办不到的。就像现在,她们两人正坐在一处十分美丽的花园里,这里宁静得教人舍不得离开,而且她也常常一个人来到这里,她偏好安静,所以最少人烟的地方就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看方念慈不开口,董爱云只好又问:“念慈,真的是跟任风寺有关吗?”任风寺的名字在这所学校里可是十分出名的,原因是他曾经有过几任的女朋友,而那些女友全都是这所学校的枝花,只是少有人知道,方念慈与任风寺的关系,她算是少数的一个了。

面对好友的一再询问,她终於开口了:“嗯,是和他有关。”

一想到他,就想起他的霸道,还有他今早的那个吻,那个吻不断地冲击了她, 不知为何,她就是无法忘记。

“什麽?真的与他有关?”董爱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她那表情教方念慈想 笑。

“我跟他现在住在一起。”

这也是她一点都不想回家的原因,她不想单独面对他,算她胆小吧,因为她不 想面对事实。

“我知道,你住在任家,自然与他住在一起了。”不过董爱云也知道,任风寺 甚少在家,所以那不成问题,况且他们家中还有其他人。 “不是,我住在他的住处已经有一个月了。”

“住在一起!?我怎么都不知道?”

两个人住在一 起,那意味着什麽?董爱云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方念慈,“你不会想告诉我,他的住处就只有你跟他而已吧?”

“嗯。”

“念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怎麽会跟他单独住在一起?”

“因为我妈跟叔叔要他帮我复习功课。”

“需要吗?”方念慈的功课在学校是十分优秀的,根本不需要多馀的复习。

“我不认为需要,可是我也不想惹他们不开心。”只是现在她反倒给自己惹来麻烦了。

“那现在呢?有什麽问题吗?”

“他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若说刚刚的事已经震惊了董爱云,那麽这句话则是教她完全无法开口说话了。

“呃?他……”

怎麽会呢?任风寺竟然要念慈当他的女朋友,这怎麽可能呢?

“对,他要我喜欢上他,而且要我当他的女朋友,而且今天早上他送我上学时 还强吻了我。”

“什麽?”天啊,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事情怎麽会这麽复杂呢?比老师的几何 图形还让人无法理解。

“所以我不想回家,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是避开他。”她相信任风寺只是一时 兴起,因为一时的乐趣,所以找上她,可她不想陪他玩游戏,她还有自己的人生计 画,不可能因为他而改变。

“他不会找你吗?”

从念慈的话来分析,任风寺似乎是势在必得了,而她不以为念慈能够应付得了他。

“他可能在校门口等我。”

她不自觉地看向校门口的方向,不过她不打算出去见他。

“真的?那你还在这里做什麽?快去见他啊,”

“我不想见他,我不希望把我跟他的关系弄得太复杂,现在一切都很平静,这 也是我期盼的。”

“若是他进入校园找你呢?况且你躲得了他一时,最後还不是要面对他,倒不 如现在勇敢地面对。”

董爱云虽没有谈过恋爱,不过她却能明白,陷入情爱的人是最没有理智的。她 曾经傻傻的去单恋一个人,然而那个他却也单恋着另一个人,所以她看得出方念慈 此时正在十字路口徘徊,她不打算拥有这份情,可是对方却是十分积极的追求她, 因此不去面对只会让问题更大而已。

方念慈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着远方,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向好友。

“爱云,你觉得我该怎麽面对他?”对她来说,现在还不是谈感情的时候,而且她一点都不希望在现在这麽重要的时刻谈恋爱,尤其对象还是与自己在过去都没有交集的任风寺。

“你若是拒绝他的话,他会放手吗?”

她不了解任风寺,所以不懂,不过她懂方念慈,她的冷淡性情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大部分的男生在追求她後,总是挫败地退出。

“我不知道。”

任风寺是十分骄傲的,与他一同生活的这几年,她还未见他失志过,也没见过他有任何的失意,他似乎是个天子骄子,事事都能如他所愿,顺他心意,她的拒绝会对他造成什麽反应,她一点都不晓得,也不想去多猜测。

“好吧,那你对他真的没有一丁点的心动吗?” 那样完美的任风寺,是任何女孩都想要拥有的对象,不过她若是念慈,她也会拒绝的,毕竟关系真的有些复杂。

心动?

她有吗?

不,她没有,她只是一时的迷失,而现在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她不会让自己再度陷入迷失。

“没有。”她强将心中的那份悸动给压下,不让它强出心头。

董爱云把玩着方念慈的长发辫子,最後才说道:“那我们只好想办法让他放弃了。”

“什麽办法?”方念慈转身看向好友,因好友的话而深锁眉头。

“找人充当你的男朋友啊。”

既然在风寺想要方念慈当他的妇朋友,而在她看来,念慈若是真要任风寺放弃她的话,那麽找个人当她的男朋友应该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方念慈与董爱云一直待在校园里待到傍晚时分,原以为任风寺应该已经离开了才出校园,没想到一步出校门口,竟然还见到任风寺。而他似乎在那里等了许久,那阳刚的脸庞上写满怒意,不过他没有爆发出来,只是站在那里,也没有马上开口要她过去。

“念慈,他还在,”

方念慈自然也看到任风寺了,她万万没想到任风寺竟然还会在校门口等她,都已经过了三个多钟头了,他不是早该走了。

“嗯。”

不知怎麽的,她的心跳因为他的出现而加速跳动,但她仍不敢面对他,尽管两人之间有着距离,可她能够感觉出他眼中的怒火正在炙跳着。

“那该怎麽办?你还要不要去我家?”

“当然要。”

她一点都不想再与任风寺单独相处,照这样的情况看来,她还是躲开他比较好。

“好吧,我等你。”

“我去跟他说一声。”她不能当作没看到他,这是十分没有教养的事,而她自以为不该这麽无礼。

因此她缓缓朝任风寺的方向走去,打算告诉他,今晚她将会去董爱云家过夜。

“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跟他说。”

董爱云站在校门口旁的树下等着,可她心中有个感觉,任风寺会答应让念慈到她家去吗?她不确定,因为连她这个局外人都可以感觉得出他满身的怒火了,可见他是等得相当火大了。

不过这真的是难得一见的情况,想他堂堂任大少爷,竟然会为了念慈而在这里等了这麽久,看来他这次是玩真的了,那麽她与念慈的计画还要继续吗?还是就此打住,否则真惹火了这头怒狮,她与念慈恐怕都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当方念慈来到离他约一步远的面前时,任风寺还是默不作声地等着她开口,那气势令她不太敢直视他的目光。

“我今天不回家了。”

“不行!”他很迅速的将她的要求给驳回。

“为什麽不行?我有我的自由,而且我已经答应我朋友了。”

任风寺往她身後的方向看了看,“你在躲我?”

这并不难猜,照她今天这样的态度看来,任风寺十分确定,眼前的方念慈想要与他画清界线。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复杂。”

“是吗?那麽如果我要呢?”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复杂,反而还十分能接受这样的改变,所以他不会让她逃开。

“我不要!我一点都不想!”说完,她转身就想要走,她觉得再这么继续下去根本没有意义,还是不说的好。

“谁说你可以走了?”他等了她这麽久的时间,她没有一句道歉就算了,还想就这样离开?想都别想! 就这样离开?想都别想! “我朋友在等我。”她怕再这么下去,她要像早上那样,被他给强压上车,那种情况她才不想再来一次。

“那她可能要失望了,因为你必须跟我回家。”任风寺没给她太多机会退开,他迅速的将她扯向自己。

“什麽?不要!”

她没想到任风寺会这样突然的拉住她,因此她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轻易地便教他给擒住,跌入他怀里。

“今天你只能待在家里。”

“我不要,放开我!”

早知道她连过来打招呼都不要了,她该知道任风寺的脾气向来不好,而现在他又正在发火,她的行为根本就是羊入虎口。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任风寺根本不理会方念慈的喊叫,直接打开车门将她给丢了进去。

“爱云————”可惜,她的声音在车门关上时随即被掩盖住了。

一旁的董爱云看到这样的情景,很自然地冲上前,只是她还来不及说话,任风寺狂怒的表情就已经告诉她要她少开口。 “我没同意她去你家过夜。”

“你怎麽可以这样?”

董爱云这时终於发觉任风寺的霸道了,她无法想像念慈跟这样的人要怎麽相处,要是她早就发疯了。

“对於她,我有全部的权利。”这是事实,他有权利,一半来自於家人的交付,一半来自他本身。

於是,任风寺没让她再多说什麽,随即也坐进车里,同时警告地盯向方念慈,令她不敢开车门离开。

车子就这麽驶离,董爱云看着好友远去,心中也只能祝她好运了,因为她知道这头暴狮已经发狂了。

在车上,方念慈很生气地涨红了脸,大声的说着:“你怎麽可以这样?”任风寺真的是太霸道,也太过分了,竟然这麽强迫她。

“我说过了,别考验我的耐性。”

他的视线直盯向前方,可那握住方向盘的大掌早已泛白,那告诉她,此时的他 正在盛怒中,她最好别再火上加油。

因此,她只能沉默地不再说话,并且打算回到家时再拨个电话给爱云,要她别 为自己担心,谁都看得出任风寺是真的发怒了。

因为她的沉默,车内顿时没有一丝声响,而任风寺则是闷不吭声地看着前方, 他严肃的表情令她不敢造次,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任风寺发这麽大的火。

车子行进了一段时间,任风寺轻轻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她那娇柔的模样让他 再次紧锁眉头。

“想什麽?” 他其实并不想开口,可他还是说话了,这样的他令他自己感到陌生,他向来都是十分冷漠的,甚少会有这种情形产生。

方念慈只是摇摇头,没有答话,也没有转过头去看他,这样的她教他不悦。

“转过头来。”

她的淡然及不理睬惹来任风寺不悦地命令,她的反抗并不激烈,可却往往能激 起他内心最为深沉的反应。

“我不想说话。”

她只想快快回家,并且把自己给锁在房间里,不再见他,对於他这麽过分的强 迫态度,她该是十分愤怒的,可是她并没有,她的心只有悸动,而她是为那莫名的 感觉而生气。

事情却总是不能如她所愿,此时车子已回到他住处的停车场,她等着他停好 车。

“是吗?”

任风守停好车,伸手轻抚过她的发丝,那态度满是占有,彷佛她是属於他的。

“你不要这样。”

方念慈想要离开他的掌控,可在她还来不及拉回头发时,她的脸早已被他给擒 住,并且要她看向他。

“为什麽要躲开?”

“我没有躲。”

她只想好好的静一静,想一想为什麽她会因为看见他仍在校门口而感动,她应该没有感觉才是,可是她却感动了,就连心都有了稍稍的不同。

她的倔强教他不满,还有她那一点都不肯低下的好胜态度引来他的不悦,因此任风寺没有顾及她的意愿,过分地逼近她的小脸,直到两人之间只有几寸的距离时,他才又说:“我不会让你躲开的。”

是她自己走进他的生活圈,那麽她就没有权利躲开。

“我不要!”

她知道他又要吻她了,今早的一吻至今还教她有些震惊,可此时他又打算再吻她,她说什麽都不会愿意的,他们并不是什麽情人,她不要他这麽亲近自己。

可惜她的话才到嘴边,还没能再喊第二次,她的红唇就被他给封住了,任风寺霸道地恣意索取她的甜美。

如此突来的强吻教她心惊,她先是僵住身子,而後开始反抗、开始挣扎,只是不管她怎麽扭动,就是不能躲开他的吻。

一直到任风寺满意了,愿意放开她时,她才得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不再嗅闻他的阳刚气息。

“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只能是我的女朋友。”他宣誓着。

尽管她不愿意,可他那狂霸的态度让她根本没有多说话的馀地,尤其是此时她还喘息不已地想平抚刚刚那一吻所带给她的震惊。

看她微微泛红的眼眶,任风寺只是将她给搂进怀里,不理会她的挣扎。他与她的关系早就变了,早在他同意她来到自己的住处时,他就已经有了准备会有这样的转变,只是方念慈根本来不及反应,因为她根本还没有想过要交男朋友。

她在他宽厚的胸膛里想着,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们之间不是向来没有任何交集的吗?

怎麽才短短几天,一切都变了,变得如此令人无法掌控,她根本完全没有时间去思考,而这一切似乎都由任风寺控制了。

“你为什麽要这样?”

她一点都不明白,他的女朋友那麽多,为什麽他偏偏还要来惹她,完全没有顾 虑到她的感情。“怎么样?吻你吗?”

看他那模样,她真的很想打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你以後不要再这样了。”她还是说出口了,这是她与董爱云想出来的计谋,希望任风寺会因此放过她。

她以为那样的话会引来任风寺的激烈反应,可他并没有,反而还带笑地打量着她。

“男朋友?”

“没错,我有男朋友了,所以我不可能再成为你的女朋友。”

“他是谁?”任风寺面无表情地问,平淡的语气中彷似根本不在意,事实上那妒火在他心中早已炙烈不止。

方念慈看着他说变就变的表情,有些心惊地在心中思考着自己是否真要这麽骗他,若是哪天被他给拆穿了,那麽问题不就更大了吗?

可是,换个念头她又想到,如果她现在不这麽说的话,那麽她以後的日子就完了,她根本无力反抗任风寺的强势作风,况且还有一阵子才要考试,她可不想因为这样的转变而坏了成绩。

“成少威,你上次见过的人。”

“成少威?”任风寺重复这个名字,他的沉静表情让她猜不出他此时的想法。

“等考完试後我就回家。”若是可以,她想要马上回家,可不知怎麽的,她的心中竟有股想要哭泣的冲动。

任风寺看着她,想试着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些端倪,那犀利的目光教她不敢正视。而在他这样的逼视下,方念慈几乎就要示弱了。

“我要下车了。”伸手拉着车门想要下车,她差点以为自己要被这样的气氛给 弄得神经质了。

才这麽说完,她突地被任风寺给拉住,“不准再跟他见面。”什麽?他在说什麽?

“那是我的权利,你无权干涉。”

“我再说一次,不准再跟他见面。”

“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喜欢他,想要见他,这是我的自由。”

“你的自由在进入我的住处时已经丧失了,懂吗?我说不准就是不准!而且你的男朋友是我,懂吗?”

看着他那没有半点开玩笑的表情,方念慈的火气也跟着上来了,他凭什麽这麽限制她,而且她也不打算听从他的话。

“那我搬回任家,这样总可以了吧?”

她挣扎着想推开他的大掌,可她的力道哪能够敌得过他,才不过一会儿工夫,穿着制服的她就被他给拉坐在腿上了。

如此的亲密贴近让方念慈心慌,特别是她完全能感受到任风寺健硕结实的身子,还有在她四周缠绕不去的男性气息。

任风寺没有开口,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怎麽都不给她挣开的机会。“要回任家可以,我陪你回去。”

“放开我!我不是你的布娃娃,也不想当你的女朋友。”她的眼中盈满泪水,但她仍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因为任风寺是如此的蛮横及独裁,根本完全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

“可惜,我看中你了,你非要当我的女朋友不可。”

任风寺发现她眼中的泪水,并在那泪水滑下她脸颊时,他随即低头将那泪水吻去,并且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不准再去见成少威。”只要想到成少威,任风寺心中的妒火就不能止息地狂烧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643.com